澳门皇冠赌场_皇冠足球体育-官网

万其珍:义渡承诺重如山

发布时间:2019-08-22 07:59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刘波 编辑:曹贤炜
万家的故事曾引来新华社、央视、人民网等全国各大媒体聚焦,并被拍成电影《我的渡口》。中宣部新闻局以新闻阅评专辑的形式,盛赞百年义渡精神为“山泉般纯净的精神,深山里流出的赞歌”。

记者 刘波 通讯员 房青

“老万!过河!”“哎!来哒!”8月4日清晨,建始县三里乡大沙河上,听到喊声,77岁老艄公万其珍竹篙轻点,将小船划向对岸。就在当天晚上,中央电视台一套《焦点访谈》栏目播出《爱国情·奋斗者》系列节目第一集《百年义渡》。

万家的故事曾引来新华社、央视、人民网等全国各大媒体聚焦,并被拍成电影《我的渡口》。中宣部新闻局以新闻阅评专辑的形式,盛赞百年义渡精神为“山泉般纯净的精神,深山里流出的赞歌”。

作为“焦点人物”,万家第三代艄公万其珍先后获评“感动湖北2010年度人物”“中国网事·感动2010”十大网络年度人物,入选“中国好人榜”,被授予首届“中华十大信义人物”、湖北省道德模范等称号,百年义渡的万家人入围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候选人和全国“诚信之星”。

一份承诺,信守百年。

“爷爷说,当地人对我们有恩,我们要知恩图报!”接棒撑船,万其珍将爷爷的遗言铭记于心。

一百多年前,万其珍的祖父万作柱带着4个儿子,从监利逃难至人烟稀少的大沙河。初至大沙河,万家被当地崔姓、谭姓世居乡邻接纳和接济,得以开荒拓土、伐木造房,在这里安家落户。

深谙水性的万作柱看到许多村民家在河这边,田却在那另一边,他们用一种木筏过河,常有人落水。万作柱卖掉家里的猪,打造了一条木船。

万作柱告诉家人,坐船摆渡分文不收,因为乡亲们对他家有恩,他要知恩图报。1949年,年迈的万作柱病逝前还不忘叮嘱子孙,死后承诺不变,船一天不停,钱一文不收。

万作柱去世后,万其珍的父亲顶了上来。父亲去世的时候万其珍还小,这时叔父顶了上来。叔父去世了,万其珍于1995年拿起了撑船的竹篙……

2006年,洪水把家里的房子冲倒了,万其珍赶回家的路上滑倒,胳膊骨折。他给儿子打电话,说他不能摆渡了。

在外打工的大儿子万芳权只好赶回来,临时接过摆渡任务。万其珍伤愈之后,感觉身体不如从前,就在2007年“交班”,万芳权成为万家义务摆渡的第四代传人。然而,万其珍退而不休,一有空就会去渡口,赶上水位低一些、撑船距离相对较短的时候,他还是要上。

百年一诺,万家人从不收费,如何生活?大沙河村村民见万作柱为村民义渡分文不取,又冒险,十分感激,就在渡口旁划了几亩地,一来方便万家摆渡,二则也可让他们养家糊口。后来土地归集体所有,当地以免交提留款和农业税作为万家摆渡的补偿。税费免征之后,县里发给万其珍几十元的补助,这些年补助涨到数百元。

多年前,建始县交通部门已经允许县内的渡口每次收取3到5元的摆渡费。有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万家父子俩,还有人按客流量给他们算了一笔账,认为万家的机会来了。而万其珍父子觉得,祖上的遗训代代传下来都这样,绝不能把家风破坏了!

利用不摆渡的空余时间,万芳权引进新品种蜜薯,带领70多户贫困村民种植了120亩。凭借“信义渡口”的良好口碑,万家和乡亲们2018年产出的30多万公斤蜜薯被抢购一空。

为了让艄公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,建始县交通部门在渡口盖了间小屋。这里不是家,而万其珍把这儿当成了家,平时他让家里人把饭送过来,赶上家里人来不了,他就自己解决。就这样,他常年守在渡口,过河的人可以随来随走。

几十年来,即使天再晚,万其珍也会等候在这里。没通电的时候,万其珍会在屋檐下挂一盏煤油灯,一来给大家引路,二来从对岸回来时为自己导航。现在有了电灯,但他依然保留着这盏煤油灯。

守望百年心灵渡口,篙撑百年靠的是什么?数十载春夏秋冬,全村1096人几乎都坐过万其珍的船,现在77岁的他仍坚守在渡口。2018年11月,万其珍荣获全国“诚信之星”。

“承诺了的事,就要坚持做到底。”万其珍老人话语质朴,“做一件好事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,何况是几代人。关键是贵在坚持,特别是要心中有念。”

“万家义渡,一不为名,二不为利,只为‘信义’二字。”不忘来时路,万家四代人前后义渡141年,木船变铁船,篙竿变船桨,不变的是万家人无声的承诺。

如今,由于年事已高,体弱多病,万其珍老人常常抱病坚持义渡。汛期涨大水时,有乡亲要过河,他便赶紧叫上儿子帮忙,生怕有个闪失。万其珍老人常说:“欺山不欺水!”为的就是乡亲们的安全。正是这份责任和担当,万家义渡141年,无一起安全事故发生。

“我生在旧社会,长在新社会,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我特别高兴,由衷祝愿我们伟大祖国繁荣昌盛,蒸蒸日上!”作为一名党员,生逢盛世,万其珍老人心情特别爽,精神特别好。

“我清早起来把船开,船儿啊慢慢摇,河那边客人要过来……”有人要渡河,万其珍老人像往常一样起身,招呼儿子一起上船,哼着自编的小曲,待人上船坐稳,竹篙一撑,小船调头拨开细浪,轻盈地划向对岸。

责任编辑:曹贤炜

热图点击